FamilyLine_figure
「從最辛苦的年代開始」 美東創立於西元1928年(民國17年) ,座落於依山傍水、質樸單純的台中東勢小鎮,創辦人傅柏榆公學習日本傳統醬油,創立迄今85年,廣受鄉親喜好,期間產品品質受到市場肯定,營業額大幅成長,後因 921 大地震,醬油發酵缸一夕化為烏有,然第二代傅宗可,老爹仍恪遵祖宗訓示,不惜辛勞,點點滴滴計較,踏著簡約之道,繼續傳承古法釀造的好醬油。
錨點
StoryTitle_01
StoryCover_01
醬油的故事
要從一棵種子講起
黃豆和黑豆是醬油原始的面貌,它們經過釀造後脫胎換骨成為精粹的黑色醬油。從種植到採收,每一粒豆子,都是農民留著汗水、打著赤腳耕種的勞動果實。臺灣農民歷經滄苦,從中盤的剝削到農地的無理徵收,大多的醬油品牌採用的都是外國進口的黃豆及黑豆,但美東卻不行此道。
錨點
StoryTitle_02
StoryCover_02
永續耕種 美東與在地農民簽訂合理的農產契作,期望台灣能夠繼續發展永續耕種的理念,讓醬油從種子開始就是made in Taiwan的人情味。從一顆種子到一瓶醬油,每一次種子的故事,結局都是餐桌上的圓滿,無論哪一種料理方式,美東醬油都吃得到台灣農民勞動過那甘苦的甜美,與將近一世紀情意堅持。
錨點
StoryTitle_03
StoryCover_03
醬油就像做藝術 做醬油是一幅辛勞的浮世繪,在畫裡可以看到工人蒸豆、煮醬油、搬運和擦汗,每個人分工合作,從植豆子開始到醬油的製作,就像陶土拉胚,或匠師雕琢,要經過許多次的試驗和失敗,才成能就健康和美味。做醬油的手工繁複,從蒸豆,兩次的發酵到壓榨和過濾,每一道手工都遵循著純釀造的信仰,簡單純粹的黑色,是延續了三代的智慧結晶。美東堅持純釀造,用做藝術的態度做醬油,甘醇的豆香,您一開瓶就感受得到。
History_cover
早期階段(1917-1999) 日據時代,美東第一代傅柏榆公遠赴日本學習傳統日式的醬油作法,當時戰火延綿,傅家人搬遷至台中東勢,後決定在東勢安身立命,建立起美東醬油品牌。當年生活貧困,第一代傅柏榆公一磚一瓦親手建立起雙口大灶,燃料則使用木炭及百年荔枝樹的木柴。天還沒亮的時候傅家人就得出門,並一肩扛起沉甸甸的扁擔,上山農作及砍柴。

平時砍完的荔枝樹木堆置在古厝屋簷下,另將荔枝樹一旁掉落的許多小樹枝及樹葉共同綑綁成一捆捆的「草茵」當作助燃火種。

美東的薪火相傳,是從這樣的生態循環開始。
中期階段(1999-2013)

美東第二代老董事長延續著祖父生態循環的精神,及老灶及柴燒的傳統製造方法,堅守著純釀造醬油的精神與價值。

但好景不常,1999年921大地震重創台中東勢地區,當年所有祖輩建立的老灶及老缸付之一炬。

傅家人經歷著傷痛和淚水,攜手重建醬油廠,在殘骸中回憶著當年第一代傳下的的建灶原理,徒手重建老灶,傳承至今。

現今(2013) 老灶不只是美東醬油傳承的命脈,也代表是薪火相傳的精神。

為延續這樣的精神,美東在2013年的3月重建老灶,並繼續採用柴燒及橡木桶過濾的方式做醬油。

然而建灶的技術如今已快失傳,美東有幸遇到第三代建灶師,和美東第三代傳人傅宏彥,一磚一土重新建築起上個世紀初傳下來的雙口大灶。

祖先的辛勞與智慧讓老灶的烈火繼續熊熊燃燒,並讓美東醬油的甘醇與芬芳得以延續,老灶帶來的溫暖與希望,是美東醬油想傳遞給社會大眾的堅定意念。
「美東黑豆農園」

來到苗栗後龍,美東契作的的黑豆田有著不同的樣貌,大哥說,他的種子是用雙手播種,不是用機器播撒,這樣的方式使得黑豆像頑皮的小孩般遍地叢生,他說,這樣種出來的黑豆可以充分生長,產出的黑豆大又飽滿,爺爺說,大哥種出來的果實特別碩大,釀出來的醬油香氣十足。

此時大哥赤腳走在沙地上,經過了或青或黃的黑豆植株,一旁的黑狗忠實的跟隨著。

大哥隨手摘下一個豆莢,那豆莢是藏著醬油靈魂的蛹殼,他撥開豆莢,飽滿的黑豆果實於是就這麼甦醒。

大哥說,八月他就會將豆子種下,年底採收,黑豆怕水,農人種豆就得挑乾燥的季節種植。

大哥一年就種這麼一次,但同一塊地,他一年當中也會種植不同的作物。

「讓土地休息嘛。」他說輪種讓土地能維持健康,不變得貧瘠。

以前物資缺乏,黑豆都是手工採收,現在則通通採用機械採收,形式類似割稻機,但機械採收時,有些黑豆會掉落地上,客家人勤儉,爺爺看見掉在地上的黑豆覺得可惜,於是一顆顆拾起的宛如黑珍珠的黑豆。撿累了,爺爺蹲坐田間,眺望著大片的黑豆田,心裡感嘆:

「辛苦了三代,終於有屬於自己的黑豆田了。」

風吹過的廣袤的黑豆田沙沙作響,爺爺說,看夠了,回去做醬油吧。

靠這雙做醬油和務農的雙手,就這麼做了近百年。

「美東桔園」

向晚的桔園,仍可看見一顆顆金桔在修剪過的灌木叢中,反射出黃橙色的光芒,掛在樹上像閃爍的金黃寶石,時而飄出淡雅的柑橘甜香,位在苗栗鄉土的美東桔園,是漫著果實香味的伊甸園。

金桔是灌木植物,每年開花3~5次,果實小,多為橢圓形,秋末冬初時就會開始成熟,傅大哥說,酸溜溜的金桔雖然不適合直接食用,但美東將這樣的金桔熬煮成濃郁酸甜的金桔醬。

桔園沒有噴灑農藥,直接採下的金桔可以直接食用,金桔入口,酸甜的滋味像把一整個盛夏都收藏進味蕾了。

灌木叢中的金桔努力結著當季的果實,果實熠熠生輝,和翠綠灌木相互輝映,就像長久以來在台灣幾代辛勤耕種的幾代客家人,期待你也能品嘗到這樣的客家滋味。